您在這里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資訊

行業資訊

演變中的建筑業,數字化的困境與路徑

發布時間:2022-03-10

2022年,數字化創新仍是驅動建筑業增長的重要因素,也是資本買單的重要方向。

眾所周知,建筑業每個環節基本都是萬億級市場,也深刻影響著國計民生。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2021年建筑業總產值29.31萬億元,建筑業增加值初步核算80138萬元,占國內生產總值的7.0%。

然而在全球建筑業數字化的浪潮里,中國建筑“數”度仍落后于發達國家。據中國建筑業協會統計,2018年我國建筑信息化占總產值的比例為0.1%,投入比僅為發達國家的1/10;另外在科技創新與技術投入方面也不到建筑業總收入的1%。

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、工業經濟之后的主要經濟形態,“十四五”規劃綱要提出,2025年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達到10%。

產業數字化作為數字經濟發展的主引擎,可以預見,建筑行業全要素數字化升級、轉型與再造是未來確定的事情之一;還有一件是建筑碳中和,當然其實現的速度一定程度上也取決于行業的數字化水平。

建筑業存在形式的演變

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近10年,建筑業增加值占國內GDP的均值為7.0%,波動幅度最大不超過±0.16%;建筑業總產值占比穩定在25%、26%附近,2021年行業總產值同比增速11.0%。宏觀層面上,建筑產業穩中有增。

從近20年數據來看,建筑業增加值在2012年是個分水嶺,前十年波動幅度較小,基本穩步上升,每年的平均增速為18.7%,后十年波動幅度較大,平均增速為9.4%,最低出現在2020年,為2.5%,最高是在2018年,為13.1%,低于前十年平均值。

建筑業增加值體現了建筑業的生產力水平與發展動力。2012年以前,建筑業的快速增長主要依托于產業規模的擴大,以勞動力、資本、土地等投入的數量為核心,2012年之后,隨著從業人數趨于穩定,市場擴張走向飽和,傳統粗放式的建筑生產模式逐漸不能適應時代發展,表現為增速放緩,利潤率走低。

在這個階段,行業開始尋求新的增長途徑,比如建筑信息模型與裝配式技術受市場熱議或追捧,業內以求通過技術進步促進建筑業從過去的“增加數量”向“提高質量”轉變,包括也開始注重從業人員素質與管理水平的提高,從提升產業效率層面尋求增量。

近日,住建部印發《“十四五”建筑業發展規劃》,明確建筑支柱產業地位將更加穩固的目標。其中,智能建造與新型建筑工業化作為創新企業關注的重點,落地角度涉及數字化協同設計、裝配式建筑、建筑產業互聯網平臺、建筑機器人等,這也是近年來資本投入較多的賽道。

此背景下,可能更需要調整布局,優化生產關系和發展邏輯,通過精細化運作提質增效,是挑戰也是機遇。

數字使能者,機遇幾何?

一個事物的發展需要依靠內部與外部兩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。建筑業的增長相應要從產業規模擴張、產業效率提升、帶動與推動上下游關聯產業幾方面進行。

2018年,廣聯達提出了“數字建筑”的系統發展理念與實施路徑,將圍繞建筑本體對全過程、全要素、全參與方進行數字化解構、連接、交互,實現以虛控實,虛實結合進行決策與執行。建筑產業的數字使能者,已遍地開花。新技術理念如元宇宙、數字孿生、CIM、BIM、機器人、VR/AR、云計算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5G、裝配式、光伏等,與建筑全生命周期特定階段,結合基建類型與業務場景,通過連接,組成了創新企業的生態圈。

相關投資人談到,數字化時代中,建筑科技服務商也應該思考如何通過數字化手段,將自身轉變為一個整合方,改變在微笑曲線里的底層狀態,尋找到一個話語權的機會,這樣也更容易出現大的獨角獸。

當然,近半年也涌現出來不少專注碳中和業務的企業,比如碳中寶、續翼建筑科技等。由于建筑產業在其全生命周期的碳排量在全球貢獻了接近40%,建筑脫碳、減碳、固碳是一個重點方向。國內政策也加大了引導,今年4月1號公共建筑將要強制進行碳計算。

在具體做碳核查,一般以摸家底為基礎,是非常依托于建筑數字化能力本身。而建筑業數字化參差不齊,以BIM+能耗數據為據點,還是有很多提升空間。

征途中的人才困境

幾個月前,土木方向的年輕人在B站等網絡平臺掀起了對行業的熱議。大猛子因與何同學的明顯反差,成為建筑行業的流量人物,“提桶跑路”成為土木人的調侃,也開始讓在校生與從業者思考自身未來的走向。

人才困境是轉型期中的建筑業必然要經歷的一個發展階段。此前,中國建設報也發文提到,這里面既有“人口紅利”的原因,也有產業結構調整的原因,又有建筑行業本身特殊性的原因。

高校作為人才的“發源地”,近年來也看到不少高校設置智能建造、BIM相關專業或課程,在交叉學科人才培養的路上探索。同時,通過專業學科的優化調整也在與企業對接。不過,在具體方向上,可能更需要學生主動去探知、感受與抉擇。

在企業中,學會既掌握業務知識,又嘗試去發現與創造數字化場景可能是如今優秀從業者的顯著特征。雖然對數字化的理解也是因崗位需求程度而不一,而目前接受對基礎的數字化信息的認知和了解,是對新一代從業者的更高要求。

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提到,產業智能變革除了給我們帶來生產效率的提高,產品質量的提升外,更重要的是再造了中國工業文明的人文環境。

數字化的價值意義,是合規、是避險、是降本、是增效,具體包括可能是不再需要更多的勞力工人,取而代之是懂維修,懂編程的產業工程師。另外,更重要的是取代了那些在惡劣環境下的特殊工種。

未來的工業化建筑工地,可能也不再是勞動密集型的,而是擁有大量機械設備和極少產業工人,他們按時上下班,體面且從容……


返回列表

上一篇:建筑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十宗罪
下一篇:“十四五”建筑業發展規劃出爐!我國將大力發展裝配式建筑

大香蕉网 大香蕉 大香蕉成人网 伊人在线大香蕉 天天日在线视频